首页 关于酒灵 战略合作 产品中心 新闻动态
新闻动态
NEWS UPDATE

融创联手环球佳酿进军酱酒 百亿级“超级玩家”入场

来源:成都报道

发布时间:2021-06-28

https://www.909wine.com//index/news/info/id/64.html

川黔交界的赤水河,溅起的除了酒花,还有资本的浪花。

日前, 贵州仁怀市人民政府与融创中国、环球佳酿酒业集团(以下简称“环球佳酿”)举行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框架协议签约仪式。融创、环球佳酿两大巨头携手布局酱酒,让赤水河流域酱酒的发展增添了更多可能。

据悉,环球佳酿将在仁怀市投资超百亿元,未来四年将规划产能3万吨,一期工程将在一年内完工,意味着环球佳酿当年则具备万吨生产能力。

这不是第一家宣布以百亿级投资“染酱”的企业。近期,包括贵州安酒集团、中国红牌集团、贵州珍酒公司等,先后宣布在赤水河流域投资超过百亿元,进行酱酒产能的扩产建设。显然,“超级玩家”的入场已然将酱酒门槛抬升到数十亿甚至百亿之上。

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“随着有资本、有流量和品牌力的资本涌入,酱酒行业现在已经进入2.0时代,即寡头竞争时代。”

环球佳酿“染酱”野心

公开资料显示,环球佳酿成立于2017年,由“会展大王”邓鸿收购衡昌烧坊为基础,先后将国粹、邛酒、一九一五、国麒、稽山鉴水等逾20个白酒品牌纳入旗下,涵盖浓香、酱香、黄酒等多个香型,此外还收购红酒庄园,企图打造中国的“帝亚吉欧”。

其中,环球佳酿重点打造的就是酱香型白酒衡昌烧坊。据了解,衡昌烧坊在收购第二年营销额超过5亿元,目前全国经销商已突破50家。此前,业界预估2021年衡昌烧坊销售规模将达15亿元。

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认为,在酱酒全国性扩容态势下,特别是中高端酒类市场不断增长的情况下,衡昌烧坊短期内的业绩爆发是值得期待的,长期来看,还要看下一步的战略布局与实施。

近期,邓鸿公开表示,三年之后,衡昌烧坊的收入目标是60亿~70亿元,并以高端产品衡昌烧坊为核心,旗下酒业将在三年内谋求IPO。

为此,邓鸿此次拉上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,后者此前收购了邓鸿一手打造、后来由云南城投持有的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51%股权,交易对价152.69亿元。从房地产到酱酒,双方动辄都是百亿元的投资。

此次环球佳酿的投资重点在于扩大衡昌烧坊、一九一五等的生产基地。 按照其三万吨的产能规划,显然在赤水河流域处于头部。目前,年产万吨级以上产能的酱酒企业屈指可数,主要包括飞天茅台、习酒集团、郎酒股份等,正在规划扩产的万吨级企业则包括贵州安酒、珍酒等几家企业。

对于邓鸿而言,短短三年,衡昌烧坊销售额翻几倍并非易事,如何通过品牌、渠道和资源的支撑,实现快速增长显得尤为重要。对此,记者发采访函至环球佳酿,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。

“超级玩家”入场冲动

当前,业外资本入局酱酒的方式已然发生改变。早期业外投资主要以收购或入股老牌酒厂为主,如天力士于1999 年收购茅台镇酒厂并成立国台酒业,华泽集团于2009年收购贵州珍酒等,而现在业外资本通过成立酒企,并动辄投入几十亿甚至百亿元资金大举扩产能,以期占据一席之地。

近日,仁怀市和五叶神集团签订协议,正式启动旗下厚工坊酒业年产5000吨酱香型白酒生产项目,该项目将落户于茅台镇核心产区。厚工坊酒业期望于2025年前达到万吨产能并实现超30亿元产值。

此外,让业内颇为关注的是一家名为贵州周大福酒业的企业,宣布将在茅台镇投资超百亿元用以投建酱酒基地,并计划在5年实现100亿元销售额和上市。

资料显示,这家酒企于今年正式成立,注册资本1亿元,其背后是广东红三角集团、红牌电器股份公司董事长叶志聪,他此前还控股了荣和烧坊酒(广东)有限公司、荣和烧坊酿酒(广州)有限公司、琼浆御液(广州)有限公司、成义烧坊酒(广州)有限公司等多家酒企。

蔡学飞表示,短期来看,业外大型资本进入酱酒对酱酒的品类推广,提高行业门槛,增强产品品质,推动酱酒产区发展都有积极意义,但需要注意的是,过快过热的投资很可能加剧酱酒泡沫化,一哄而上可能导致市场波动,长远看不利于酱酒的发展。

记者注意到,邓鸿期望三年后衡昌烧坊的收入目标是60亿~70亿元,而叶志聪的野心却不只如此。近期,叶志聪公开表示,“全国2900个县将有我们的销售圈层,我们将在全球开发3000家公司服务这类消费群体。”他将这3000家公司定位为15万消费人群,未来每人年消费在100万元就可以做到1500亿元的销售额。

根据财报,2020年贵州茅台(600519.SH)的营收为949.15亿元,净利润466.97亿元。根据贵州茅台的计划,到2025年末,公司期望营收达到2000亿元,净利润1000亿元。

在蔡学飞看来,酱酒的酿造周期性较长,并且十分考验品牌的推广与营销能力,酒类消费的社交属性决定了产品培育是一项长期工作。他认为,资本的短期逐利不可能催熟成功品牌,酱酒的品质创新也需要专业的人员长期坚守,酒类销售又依赖团购资源的开发与维护,这些都是业外资本短期内无法解决的,所以,对于业外资本来说,投资酱酒就要做好长线战略的准备及跨周期性发展的风险意识,否则短线操作只会造成不必要的困难。

记者注意到,早在2013年,娃哈哈曾宣布在茅台镇投资150亿元打造酱酒基地。但是截至目前,虽然娃哈哈仍持有茅台镇领酱国酒销售有限公司100%股权,但是市场上已经难觅踪影。

热钱下的冷思考

权图酱酒工作室数据显示,酱酒市场规模和产业规模十年内翻一番,将达到5000亿和3000亿元。“钱途”看好促使各类白酒企业及业外资本涌入酱酒市场。

“涉酱”企业大举扩产能源于该行业产能的稀缺性。相关资料显示,2013年~2017年,由于市场低迷造成不少酒企生产断档,而优质酱酒则需要大约5年的时间才能释放产能,在当前酱酒热潮下,此前老酒库存消耗严重。

近年来,酱酒企业茅台、郎酒、习酒、国台、金沙、珍酒等相继发布扩产计划。预计本轮酱酒产能扩张结束后,将新增约20万吨酱酒产能。非酱香型酒企海南椰岛、水井坊、女儿红等也纷纷跨界,以合资或者代工方式进入酱酒领域。

据蔡学飞判断,“由于酱酒需要3~5年的时间释放产能,届时诸多企业布局的大规模产能集中释放,势必会带来酱酒竞争的加剧。”他认为,由于中国酒类消费的结构性升级趋势不会改变,拥有优秀品质基因以及品质概念的头部酱酒企业肯定会迎来高增长,但是许多品牌力不足的酱酒企业必然会逐渐边缘化,这是市场同质化竞争之后的必然结果。

在贵州茅台镇从事酱酒生意的王先生看来,待产能释放后,将会进一步提升酱酒的市场空间,迈入酱香型挤压式增长的时代。“对于入局酱酒的玩家而言,品牌力和圈层影响力相当关键。”他认为。

与此同时,受制于产区自然承载力、土地等因素,酱酒产能或依然有限。王先生告诉记者,以茅台镇为例,茅台镇的土地有限,除居民用地外,海拔、温度、湿度和水源等适合酿酒的区域是有限的。“茅台镇产区最多能承受60万吨的产能,而茅台产区周边的四川、云南上马的酱酒项目,实际都是在为茅台产区赋能,至于环境能否承载,是对各地管理能力的考量。”

产能受限的另一原因是粮食,酿造优质酱香型白酒,需要用贵州当地的小红粱为原料,但是每年的小红粱产量也同样有限。据了解,贵州当地80%以上的小红粱都被各大酒厂所收购,竞争激烈。王先生指出,不过小红粱也开始扩产,现在种植地区已从遵义周边衍生到四川、重庆、湖南等海拔气候相似的地方。

在酱酒市场的竞争压力下,企业得以进一步高质量发展,政府、行业监管力度也在加强,如仁怀市政府此前曾打击串沙、禁止酒精车辆进入产区等。近日仁怀、遵义两市的酒业协会共同发布《关于规范定制(贴牌)酒生产销售行为的通告》,力图清理两市贴牌酒的行业乱象。

“中国酱香酒已经进入2.0竞争时代。”肖竹青表示,过去茅台镇所有的酒厂当中,只有茅台、国台、习酒等少数企业在打广告,其他的中小酒企都是以贴牌销售为主,但现在一些大资本进入,其共同的特点首先是有钱,有资本,第二是有流量,有私域流量,第三是有品牌意识和建立全国销售服务体系的人力资源,“所以茅台镇靠做贴牌酒的1.0时代已经终结了,现在进入资本品牌和全国销售服务体系构建的巨头、寡头竞争时代。”
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公司秉承“诚信为本,市场为导,准确定位,共谋发展”的企业理念,坚持以客户满意作为我们产品和服务的标准,在管理上以人为本,唯才是用,努力实现高质量、率、精细化、系统化的标准管理,坚持不断创新,实现科学化、人性化的管理。诚信乃为立身之本、处世之根,公司坚持以诚信立足、诚信经营,在市场中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。公司立志在食品行业中找到一条新路径,开创一片新领域,本着“求变创新,追求更高目标”的企业语言,创造信实美好的明天。